<acronym id="om22q"></acronym>
<rt id="om22q"><small id="om22q"></small></rt><sup id="om22q"><center id="om22q"></center></sup>
<rt id="om22q"><optgroup id="om22q"></optgroup></rt>
<acronym id="om22q"></acronym>
<acronym id="om22q"><center id="om22q"></center></acronym>
<acronym id="om22q"><center id="om22q"></center></acronym>
<acronym id="om22q"><center id="om22q"></center></acronym><acronym id="om22q"><div id="om22q"></div></acronym>
我國每年工科畢業生超全球1/3,為何“根叔”等工程院院士還說做法很不未來

來源:上觀新聞

作者:徐瑞哲

時間:2021-05-21 11:12:31

  當今世界,一些國家和地區成為全球未來產業技術引領之地,而沒有及時跟上工程科學人才培養步伐的國家與地區,因此在競爭中處于落后地位?!叭绻麤]有領先的工程教育,就無法培養創新的工程技術人才,也就無法保證我們作為一個國家在未來世界格局中的繁榮與安全?!弊鳛橹袊こ淘鹤稍冄芯宽椖?,“世界頂級工學院戰略研究”作出這樣的基本判斷。

  這份報告透露,我國每年培養的工程人才總量龐大,每年工科畢業生總量超過世界工科畢業生總數的1/3,但支撐產業升級的人才儲備,尤其是高層次、創新型工程技術人才明顯不足。在中國工程院資深院士聞玉梅發起下,北京大學原校長林建華、北大未來教育管理研究中心執行主任陳春花、深圳灣實驗室常務副主任吳云東等一行日前在滬展開這一項目中期評審,請包括“根叔”李培根、錢旭紅、高松等十多位兩院院士、海外院士在內的專家團為工科大國變強國把脈。

聞玉梅

  他們為啥“人不多”也“分不多”

  研究表明,在工程人才培養目標與理念上,以往過于根據宏觀尺度和經濟發展來設計培養方案,而缺乏對于學生主體的關注。中國工程院院士、華中科技大學教授李培根批評稱,“當前的某些做法很不未來!”

  過去國內工程教育基本上延續前蘇聯模式,專業劃分過細,院系之間的壁壘很深。而現在當學科界限變得越來越模糊的時候,卻有很多學校一窩蜂地開設新專業。雖然不能排除少數學校開辟個別新專業的合理性,但大面積地以“新專業”圈地顯然是不明智的?!案濉痹菏窟€建言,當前工科專業僅僅增加數字—智能技術的相關課程是不夠的,那只是解決了數字-智能技術與專業技術的混合,而更重要的是數字-智能技術與傳統工科專業技術的“融合”。

李培根

  人不在多,核心課程與學分也不在多。從南加州大學來到南方科技大學,南科大副校長、美國工程院院士張東曉發現,國內一流大學的工程教育學分可以達到美國一流大學的兩倍之多。在張東曉看來,課程多、學分多,并一定不代表培養質量多高,從項目制跨學科學習到俱樂部制團隊合作,學生個體的工程能力及綜合能力得到鍛煉和提升才是硬道理。

  張東曉透露,就自己認識的富蘭克林·歐林工程學院校長,他認識全校每一個學生,還常請學生到家中吃飯。原來,成立僅20多年的歐林工學院,高起點、精品化地成就了一座頂級工學院,每年僅招生75人,全校只有300多個學生,其中一些招生對象甚至放棄了麻省理工等頂尖名校的錄用通知書,也有不少畢業生已成為全美科技創業界先鋒。

  記者了解到,根據QS世界排名2021年1000強的結果,有83所中國高校上榜,工程教育強的大學包括排名最高的清華大學(第15)及北京大學(第23)、中國科學技術大學(第93)等。當前,教育部積極推進新工科建設,先后形成“復旦共識”“天大行動”和“北京指南”等,正成為推動工科人才培養模式改革的重要抓手。

  人工智能化,更需批評性思維

  通過對世界發達國家工程教育發展的對比研究,專家發現頂尖工學院大多都實現了從工程技術到工程科學的轉變,他們并沒有廢棄工程技術教育,而這部分教育主要由技術或職業類的學校承擔。當前,頂尖工學院都非常重視學生的人文和社會科學素養,使學生能夠更好地理解社會和人的需求。也就是說,“工程教育并不是為了單純地解決技術問題,而是為了更好地解決未來的人類問題?!?br/>

  對此,李培根院士提及艾隆·馬斯克。這位“科技狂人”曾說:“我們絕大多數時候都是類推地思考問題,也就是模仿別人做的事情并加以微幅更改?!北热珩R斯克發現火箭發射燃料只占總成本的很小部分,最大的成本仍是火箭本身,就提出并實現火箭可回收。

  同時,頂尖工學院更加注重學生學習的自主性和主導性,一些國家已經開始嘗試強調思想性、創造性相融合以及具有創業精神的卓越引領型人才培養探索,希望從根本上改變頂尖工學院的工程教育格局。

  人比機器聰明在哪兒?AI化的數字智能時代,更要讓學生易于突破常規思維框架。曾在華中科大力主設立創新教育與批判性思維研究中心的李培根表示,當前國內高校仍習慣培養學生的“收斂性思維”,不善于培養“發散性思維”。對于工科學子,他們能進行知識的“近轉移”,但更需善于知識的“遠轉移”。

  中國工程院院士、華東師范大學校長錢旭紅表示,頂級工學院的教育理念,以學生能力的達成為中心,人文的、藝術的成分要加大,并需要卓越的治理機制,“要辦一個世界頂級的工學院,定位在工程科學和卓越引領,是非常正確的策略?!?/p>

陳春花

  歷經3.0版,優秀工程師一直火

  工程教育離不開工程業界。不過,陳春花教授通過項目研究表明,國內行業企業參與工科人才培養的長效機制尚不健全,企業在培養目標制定、課程體系修訂等工科人才培養核心環節的參與比例不超過30%。

林建華

  事實上,世界頂級工學院均具有跨邊界特征。作為北大未來教育管理研究中心創始主任,林建華表示,在知識開放時代,大學失去對知識的壟斷,企業成為技術創新的主體,社會蘊藏著豐富教育和學術資源,因此需要打開邊界——“打開學科邊界,打開學習邊界,打開學校邊界?!彼J為,還要打開教師的邊界,“在人才培養中,民辦教育能充分吸納一些長期在企業工作的教師,也能引入具有豐富經驗的企業工程技術人才進行教學?!?/p>

劉慶

  在長三角,工科與工程的一體化經歷多個版本?!皝碜陨虾5摹瞧谔旃こ處煛?,以國企到民企為主,可謂1.0版本?!苯K產業技術研究院院長、江蘇戰略院執行院長劉慶來到滬上知室書院,他認為上世紀90年代起,隨著跨國公司地區總部落滬,滬上工程人才為周邊零配件等供應廠商服務,成為2.0版本。而今,在上海建設全球影響力科創中心進程中,科創資源與創新產業深度融合,工程人才共培共享發展為3.0版本。正如具有機構性質的德國弗朗霍夫協會,下屬研究所建在高校邊,其40%研發人員均為高校研究生,他們畢業后進入大中小企業,就與高校、與協會形成了天然紐帶。

  專家們建議,在高校治理和運行中,找到契合中國特色與文化特點的模式,創造一種可以廣泛參與的“放管服”環境,在全球范圍內與不同學校、企業實踐或機構產生鏈接,主動探索工程與教育融合共生。


責任編輯:陸蕓
新聞網微信
Top
国内精品久久久久影院-久久亚洲精品中文字幕-成年免费A级AV毛片无码-人妻熟女少妇一区二区三区-日韩精品无码一区二区三区在线